劇名:愛情共感


演員:全光烈(飾演朴志榮)   甄美麗(飾演尹智淑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美淑(飾演喜秀)       黃寅城(飾演金東哲)


【劇中話】


相愛之後走進禮堂往往是故事的結尾,但結婚後真的擁有幸福了嗎?


【濟州島】開啟了二對夫婦的序幕!


朴志榮與金東哲因工作關係,一同約好到濟州島商討事情。而金東哲此行還帶了結婚十幾年的妻子喜秀渡假。


朴志榮是長城建設社長,一向拘謹不多話的他,從他的臉上看的出該有的穩重。妻子智淑從首爾打電話來,原來今日是他們結婚周年日,智淑決定飛到濟州島來,共渡這個特別的日子。但志榮並沒有多作反應。


東哲抱著疼愛的喜秀,二個人在床上說著他們的兒子..談著要換新車的事,東哲喜秀的感情十幾年來,一直非常的好。不過誰又知道,看似美滿的家庭,徒留一層不該有的假象。


東哲催著喜秀先行回去,他因公事續留下來,當喜秀回去後,東哲趕緊迎接已經跟他交往一年的情婦..,很諷刺的畫面吧~~同一張床上,竟然先後躺著二個女人。


智淑來到志榮的房間..志榮一貫的冷淡。問著志榮要吃什麼,志榮說都可以!對什麼事志榮都會回:都可以。夫妻之間是因為時間久了嗎?而變得愈來愈冷淡了。


但接下來的話題尤如炸彈炸開了。智淑與志榮結婚已經十年了,卻一直沒有孩子,無形的壓力逼智淑喘不過氣來。智淑說著自己已經到醫院作過多次檢查了,依舊沒有什麼問題。於是智淑要求志榮也去醫院看看。


志榮默不作聲..。智淑又自顧說了起來。志榮說一句:不用去了。不會有小孩。


智淑聽不明白。又問:什麼意思?為什麼不會有小孩?志榮有點累的回答:我作了絕育手術。智淑愕然~~。


什麼時候作的?為什麼要這麼作?智淑不敢相信丈夫的行為。


結婚前就作了。淡淡的一句智淑還是不明白...。你為什麼這樣,是在懲罰我嗎?就因為我婚前流產?到底是為什麼??


志榮本來就不愛多說話,他的表情上也沒有多大反應。只任由智淑在那叫著,他知道智淑全身激動到發抖,他想去扶著她,卻被智淑推開了。


智淑感覺一時間世界全黑了。結婚十年,雖然丈夫的心一直不在她身上,她知道志榮一直愛著初戀情人,但她憑著一股愛他的心,那怕看著他的背影,只要志榮在他身邊就好。一個簡單的信念一直撐到現在。但原來不愛他的丈夫,竟然連生孩子的權利也不給她,這對妻子而言是多大的難堪。


哭累的智淑躺在房間睡著了。而志榮坐在外頭的沙發上,二個人過了一夜。


隔日,智淑要求志榮再去醫院施行恢復生育手術。志榮不肯。智淑真的氣瘋了。她不知道志榮在想什麼,這樣的生活不能再過下去了。氣頭上的她向志榮說了:離婚吧!


志榮沒有多作反應,任看智淑離開了房間。原以為不太在乎的志榮,竟然也會在浴室中哭著...藉由水聲,大男人才敢流下眼淚來。原來妻子說要離婚時,也是很痛的。


智淑將離婚的事告訴了爸爸與大姑。爸爸不知說什麼話,因為這段婚姻他明白是沒有愛情基礎的...該不該勸智淑也不知道,但爸爸只告訴了智淑:再多給志榮一點時間吧。不要逼他。


其實智淑也很痛苦,這段婚姻是她搶來的。她付出了十五年的心血。大姑其實是她高中的同學,因結識了當時同學的弟弟志榮,所以從高三開始智淑就喜歡上志榮,但這份感情一直不敢說出來,因為比志榮大一歲的她,總是聽見志榮叫著她:姐姐!姐姐!聽著這個稱呼,還能說出什麼告白的話來。


志榮大學志願是建築。智淑就落榜又重考,也考進了建築。只為能更加接近志榮。只是同系中只有二個女生...志榮卻愛上了另一個女生喜秀,於是智淑見證他們相識、相戀,不知過了幾年了。


但因一次酒醉志榮與智淑上了酒店。其實什麼事也沒發生,但想得到志榮的念頭太過強烈了,於是智淑說了謊話,而深具責任感的志榮只好離棄喜秀,走到智淑的身邊。


智淑不是沒有看見志榮眼中的悲傷,但為了將念頭進行到底,智淑不擇手段還是作了。於是成就了這段沒有愛情的婚姻。智淑愛的深也愛的痛...。


冷靜了幾天,志榮回來了。智淑裝著沒事一樣繼續照顧著志榮,二個人有少許的不自然。智淑也想自欺欺人,但只要說到回醫院作手術的事,志榮還是不肯,智淑終究忍不下來,要求志榮離婚,請志榮搬出去。


離家的最後一夜,智淑要求志榮跟她"在一起"。說來很怪,他們已經有三年沒有發生關係了...。我一直覺得原因是:志榮已經意識到他開始愛上智淑了,所以一想到絕育手術就對不起智淑,所以才三年不碰智淑。但才剛說完要離婚,現在又要......。志榮覺得氣氛很怪,本來抱著智淑,志榮馬上又推開她,他一個人跑出去,智淑躺在床上哭著。


志榮跑去喝了幾杯酒,正當智淑難過的時候,志榮推開房門,他擁吻了智淑。


隔日二個人好像約定好的,都不願先起床,是因為知道起床後就要分開了嗎?當然約定好的事還是要作,於是志榮提了行李去酒店住了。


在路上志榮與初戀情人喜秀不期而遇,十幾年沒相遇了,一陣心情浮上心頭。喜秀因現在的幸福忘記了志榮,而志榮卻從來沒忘記喜秀,二人見面不知該說些什麼好。


 智淑帶著離婚書去酒店找志榮,智淑想著志榮若開口挽留的話她會答應,但她了解志榮的個性這是不可能的,再加上志榮離家前說:暫時我們不要電話聯絡。智淑聽了心都涼了。她想志榮也是渴望離婚的對吧。


看見志榮時,智淑裝作鎮定。志榮簽離婚書時動作超慢,真不知道智淑到底看出端倪沒。將簽好的離婚書拿走後,智淑淡淡的說一句:謝謝你。


強忍淚水不要哭出來,智淑在房外才敢慢慢展現。而此時志榮也躲在浴室裡,大聲的哭,誰看的見志榮的痛,他其實真的很在乎這段婚姻的。


坐在酒店外車上的智淑,並沒有馬上開車離去也不知道是在等什麼。此時志榮因為接到喜秀的電話,趕緊暫時止住離婚的事,跑了出去。而智淑看見志榮出去,不知為何她沒有追出去,她只是靜靜的坐著。


喜秀因為得知東哲外遇的事,又讓她不禁想到志榮的身影。要是當初她嫁的是志榮,今日該不會有這樣的不幸對吧。想著想著沒有朋友的她,很想逃離這個家~~喘口氣。


夜深了,志榮將喜秀帶來酒店,想替她安排另一間房間,志榮對喜秀的遭遇感到心疼。當二個人下車的剎那,被智淑看見了。她不敢相信,那女的是喜秀。是一直活在志榮心裡的那個人。


為什麼她會來這裡,是不是早就有來往了,竟然在離婚書簽完就帶到酒店來。智淑滿腦子被背叛的情緒包圍著,她決定衝了上去。


志榮正在安排另一房間事情時,門鈴響了。原以為是服務生來訪。開門一看竟然是智淑。喜秀看見一陣驚訝..深怕智淑作出什麼事情來,志榮趕緊將喜秀支開。


智淑看著不發一語的志榮。他竟然不願多作解釋。其實智淑也聽不進去。智淑開始問著:你們在一起多久了?一起睡了?志榮不理。


智淑開始又叫、又哭、又喊、又打著志榮: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你真的看不見我的付出是嗎?智淑哭到跪在地上甚至用爬的..。


志榮很心疼妻子....他不是不知道智淑的悲傷,真的。於是志榮跪在智淑的面前:我真的作錯了。(指絕育手術的事。)


智淑不理 。志榮將智淑抱了起來,放到床上休息。他擦拭智淑的眼淚:很痛對吧,不要哭了。智淑呆了一下,志榮也會說這樣的話來。


不過過一會,智淑只要一想到喜秀的事就控制不住情緒,她狂翻皮包,將離婚書撕成一片片,將它全丟在志榮的臉上,我一輩子都不會離婚。接近報復的心理,智淑絕不肯讓志榮與喜秀在一起。


自此開始,智淑約喜秀見面,要她不見志榮,喜秀表面答應,卻忍不住內心的驅使。智淑還控制住志榮的行動,將志榮一直逼到不行。


由於志榮不願回家去,於是智淑跑到酒店來。志榮不明白的問:難道愛一定要用說出來的嗎?那一直陪著痛苦的你的身邊這又算什麼?


如果我真要跟喜秀一起,根本不用花這麼長時間的。


智淑聽不懂,她只知道志榮的行為與心根本不是愛她,她不相信。


她要求志榮發誓:不再見喜秀。


將志榮逼急了。志榮將手上酒杯丟出去,發火說:我不見喜秀。我們離婚。


智淑嚇到了。連忙從後背抱住志榮,求志榮不要離開她,她不能一個人活的。志榮心疼這位可憐的妻子,又轉頭過來抱著一直哭著的智淑。


但智淑的心並沒有安定下來。她的猜疑心愈來愈重了。有一晚她又找不到志榮了。她打給智秀也找不到,她知道他們兩個一定又在一起了。她很心急接近瘋狂,她甚至打給東哲,東哲才知道喜秀與志榮的過去。


喜秀從智淑那裡得知絕育手術的事。她很驚訝,原來志榮愛她的心這麼強烈。因為東哲的不忠貞,令她有種念頭,也許與志榮在一起才是幸福吧。她問志榮:你還愛著我對吧。如果我離婚我可以愛你嗎?我們偷情好吧!


志榮一時語塞。喜秀怎麼會這麼說呢。雖然志榮對喜秀一直有感情的。不過志榮此時卻說:我愛著你的心是不會痛的,所以你不要愛我,你會痛的。


本來外遇是一觸即發的,卻因志榮的理智平淡了發生的可能性。我很佩服志榮的理智。


後來東哲將喜秀拉回家,一怒之下,將喜秀趕出家門,還丟了幾張鈔票給她,喜秀就光著腳走在馬路上。喜秀只是想念著她的兒子奇英,她真的什麼也不想要。


志榮很生氣智淑將東哲找來,這下喜秀的處境該怎麼好。一時之下志榮對智淑說: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討厭你。


智淑想被志榮討厭了...她也不想這樣,但她控制不住要發瘋的情緒。


一個人回家真的很孤單。


爸爸得知智淑的情況,大姑與爸爸都怕智淑有天要精神失常了,於是爸爸約了志榮見面,智淑也拜託爸爸,一定要請志榮原諒她的過錯..。


爸爸與志榮的見面才發現真相。志榮向爸爸坦白:與喜秀不是那種關係。只是我在要回妻子身邊的路上,看見一位要死、要跳井的人,剛好這個人是我的初戀。


爸爸卻說:可是這還要多久時間呢?智淑也可能將成為另一位跳井的人,到時你要救誰?


志榮看著爸爸...竟然流下一滴淚,我也愛智淑,我愛智淑。


爸爸聽見這話,有一點吃驚,長期以來只是女兒義無反顧愛著志榮,原來志榮也愛著智淑,這個傻女兒一點也不知情。


志榮:十年了,我不愛著她還能愛誰呢,不,應該說我能一直陪在痛苦的她身邊,感受她的痛苦,我想這就是愛吧。就因為他們的婚姻沒有愛情的基礎,所以志榮對於愛的定義感到特別的模糊。


爸爸:這話你自己告訴她吧。不要讓她等太久了。


智淑原以為志榮說要回家吃飯,是因為聽了爸爸的話,要回到家裡來了。所以智淑滿心歡喜作了一桌的菜,此時開車到家門口的志榮打電話給智淑,智淑笑著說:你最近養成不好的習慣,到家門口總是會打電話進來。志榮也不太明白為什麼。是太緊張面對智淑吧。雖然已經是十年的夫妻...。


但當志榮一進來,智淑不開心。因為志榮沒帶行李來。他只是來吃飯而已。智淑趕緊走進房間去。志榮跟了進去。


志榮一直說著:我會回來的。再給我一點時間就好。智淑聽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意思,她認定了志榮大概等她死了才會回來。絕望的智淑拿著皮包出門去了。


 跑去夜店買醉的智淑,乘著酒意竟然與搭理的男人去了酒店。智淑想乘著不乾淨的機會,讓自己配不上志榮。可是酒精沒發揮作用,當這年輕男人擁吻她的脖子時,她哭了。她推開了這男人...趕走了他。她覺得自己真的很髒!很髒!


她打電話給志榮來。志榮一進來有問:你在這作什麼?智淑大概沒聽清吧,她問志榮:你不問我來這幹麼嗎?志榮說我有問過...智淑說是啊問過,心理想著是隨口問問吧。覺得志榮一點也不關心她。


我剛跟男人混了。志榮一陣吃驚。智淑:你會嫉妒嗎?志榮不想搭理。智淑:你不相信對吧,這床還蠻整齊的。本來還想說下去的智淑,被志榮生氣的叫:不要說了。其實沒事發生,但智淑就是想激怒志榮,到底這個男人會在乎她嗎?


志榮本想扶著智淑,智淑推開不要碰我,我很髒!我很髒!想到被別的男人親過,智淑覺得很髒。


回到家的智淑,將自己關在房間裡,看見鏡子的自己,覺得自己真的很髒,她將鏡子打破、將志榮的衣物全部亂丟、看見鏡子碎片見到了血滴了下來,有股衝動想要死了算了....。


而喜秀因為被東哲趕出去,她只想要將她的兒子奇英帶回來。不過意外的是東哲將奇英帶出去的這天,沒有好好看顧令奇英被撞死了。東哲覺得這是自己報應,為什麼他要一時衝動將喜秀趕出家門,如果不要這麼做,奇英就不會叫著要媽媽了...都是自己作的錯事,為什麼要外遇。 。。


喜秀的悲傷,東哲知道他無法陪伴著的。於是他找志榮幫忙,現在的喜秀在濟州島。 志榮知道了事情嚴重性後,得知痛苦的喜秀是如此的可憐,於是他趕緊飛往濟州島。


智淑清醒後,覺得自己真的像瘋子,她不能再這樣活在愛志榮了,她覺得自己快死了一樣,於是她決定拋開對志榮的愛,也許這樣她才能活著。


得知志榮前往濟州島後,她也趕緊飛了過去。卻不知道喜秀竟然也在那。志榮安慰著喜秀,喜秀覺得這世界將她拋棄了。志榮:我能為你作什麼呢,我什麼都可以作。喜秀:我能活下去的理由是什麼?你幫我找一個理由好嗎?拜託你了。


志榮:我很想成為你那個理由,但是我不行,我要回到智淑的身邊去。從這次以後,我們永遠不會見面了。志榮決定不能再放著自己的妻子流淚了。喜秀聽了更加痛苦了。為什麼志榮要拋棄她二次。。。。


志榮對喜秀說:我真很想成為那理由..真的。你不要忘記今天的傷痛,我留你一個人的傷痛...。(志榮想說的是:喜秀不要再愛他了。。)


此時門鈴響了。一開門智淑看見喜秀,非常生氣想著他們兩個跑來這約會。她連忙給喜秀一巴掌。


志榮正想說什麼時,喜秀:我的孩子死了。我的孩子死了。


智淑嚇了一下。不知怎反應好。離開了房間。


隔日智淑向志榮表明:為了讓自己能活下去,她要停止對志榮的愛,那怕是志榮說了生孩子的事,智淑還是走了。智淑覺得十年也已經夠了,也許她真的很痛,但比起喜秀的痛不算什麼。雖然她沒有生過孩子,但她想失去孩子是很痛的。也該將志榮還給喜秀了吧。


志榮看見了智淑的堅絕。等智淑離去後,志榮又獨自大哭了。為什麼這種事情一再的發生,他花了很多時間才走到妻子的身邊,但妻子卻不再想愛他了...這是為什麼呢?


經過二日的思考,志榮並沒有再去找智秀,他決定回到首爾去。


志榮將行李整理好,提回久違的家中。可是他不敢進房門。智淑出來喝口水看見了客廳的人影。嚇了一跳..是志榮,而且還有一堆行李,志榮真的回家了!智淑裝作冷靜,將房間讓給志榮,自己跑去跟大姑睡。


隔日志榮與智淑到公園見面了。志榮:不論要離婚或不離婚,我都可以的。智淑:我很慚愧。當爸爸與大姑都說你會回來時,我不相信。我沒有真的去相信你。一直以來我以為我很痛苦。但沒想到痛苦是我自己造成的。


志榮在旁說:不!痛苦是我帶來的。智淑:不是,如果不是我不相信你,就不會有這些痛苦了。而且我還將痛苦帶給了喜秀。真的很慚愧。


我要離婚!你去喜秀的身邊吧。不用擔心我。我想過了,我去學法語、去進修建築,我可以活的很好的。


志榮:你想作什麼我都支持你。我的心中永遠留著你的位子,我會一直等你的。智淑聽見這話...以為是志榮一時的安慰。


一年後,喜秀與東哲離婚了。但二個人依舊維持友好的關係。東哲幫助喜秀開了服裝公司,二個人經過這些日子都改變了不少,因為重新認識,彼此建立了另一種感情,也許那天喜秀與東哲的緣份又連了起來!


而智淑現在忙學法語、作義工、考留學的資格,生活十分充實。而志榮依舊是那個沈靜的社長先生。不過不同的是智淑與志榮的關係愈來愈好了。


雖然二個人已經離婚了。但今日因智淑弟弟要結婚的事,將大家又聚在一起了。雖然沒有明說,但爸爸還是將志榮當作那個以前的好女婿。智淑看在眼裡...。


送志榮出去的路上,二個人談了點話。智淑說著自己現在生活很自在也很有目標。志榮很開心看著智淑。智淑還乘機溜了幾句法語。


上車前志榮竟然也用法語向智淑說再見...呵!該不會志榮也偷偷去學了吧。


很快地智淑收到巴黎的留學錄取通知。她開心地向志榮分享這個喜悅。二個人共進了晚餐。看著智淑說的這麼開心...志榮很愉悅。他們有多久沒這樣開心的吃飯呢。以前的日子真好呢。


在散步的途中,二個人是手牽手的。志榮問起那是要何時出發呢?智淑有點猶豫。雖然很開心留學的事,但想到要很長時間看不見志榮有點擔憂了。


二個人坐在涼椅上,智淑問志榮:聽大姑說已經一年了,你還在等我是嗎?志榮笑著說:永遠,我說過我會一直等的。


可是我要去巴黎了。志榮:沒關係啊,我也跟著去,把你的生活安頓好了,我再回來,我可以來回飛的嘛...。


因為看著你一個人離去,我一個人也活不下去的。


想不到志榮也會說這種告白話啊。智淑笑說,你不要讚美我,我只要想要愛情哦。哈~~二個人靠著椅子逗趣的說著....。


又一年了,東哲與喜秀依舊是那樣。緣份需要更多時間來安排,呵呵!起碼東哲逃開很多相親的機會,而喜秀也習慣東哲像朋友般的照顧,其他的只有再說了...。


而志榮正趕往機場上,因為他的妻子回國囉。只是很妙的是智淑手上還抱著一個嬰兒呢。智淑向志榮抱怨的說:他真是愈來愈像你了,快把我累死了。(我說志榮社長動作真快,小傢伙都生了啊)


志榮笑說:那不要讀了,一直呆著吧。智淑連忙說:不,你別想,不管讀幾年,我都要唸完~~。


哈!真是一對很幸福的夫妻啊。誰說愛情只是年輕人的專利呢。


【劇後小記】


呼!我花了三天看完這部。只能說讚啊。感謝自己的直覺,其實一直希望能看到這部戲。可惜,戲不是一般流行劇,下載就沒有,連片子也很難找,我看的這個畫質不算好,而且聲音也很破....有些還不同步,差點要讓我吐血了。不過憑著硬底子演員的實力,我撐過來了。。。當然,也沒讓我失望,而這部是我看過年齡層最高的一次,全大叔與甄姐姐的組合,絕對是【黃金組合】。


全光烈--全大叔果然是橫掃韓劇的大叔啊。想當年我看見他最少是十年前的事吧。那時他還不像大叔,「青春陷阱」的全大叔很不錯的,不過我覺現在的他更有魅力也有型的多。雖然年近五十,竟然還可以演愛情劇男主角,一般早就演多桑了吧。哈~~果然是個厲害的傢伙。


甄美麗--甄姐姐比大叔年輕,我就叫她姐姐好囉。叫大嬸很奇怪吶。認識她是因為「大長今」,看過大長今沒人不記得裡面的反派崔尚宮,那時我不太討厭她,雖然她很壞...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演技,好厲害。


所以看見有他們擔正的劇「愛情共感」便有高度的期待。如果都不認識,我大概很難去看吧。因為現在的主流是偶像韓劇,這種以中年人為主其實不太多,他們多半演配角吧。於是成為主角的劇,一定要看的啦。


甄姐姐演的智淑完全是此劇的大亮點。說哭就哭、雖然角色發狠又讓我覺得很動容、哭到瘋時跪著地上的樣子,我忘記不掉啊。到了後期智淑還歇斯底里、像瘋子一樣,連我媽都問:是不是有得獎啊,太會演了吧。。。


哈!我連忙回我媽說:有啊。當初也有得SBS女主角耶。。多麼不容易在一群年輕偶像殺出重圍啊。也是應該偶爾給這些硬底子演員一點鼓勵。


呵!所以我還蠻喜歡甄姐姐的。本來還想看朱蒙,除了男女主角,連全大叔與甄姐姐又演一對啊,這是增添可看性,不過是怨偶,所以不看了....再加上可惡的結局.....還是作罷。


不過一般還是只看見他們演配角的吧..有點可惜。只好想著將來如果有機會想看看台版的愛情共感...什麼叫演技完全顯露出來啊。


咳!!最後補充--【愛情共感】真的狠好看!!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lly0316 的頭像
kelly0316

我思故我在

kelly03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